我覺得台灣的教育真的很奇怪,或許我們是處於政治紛擾的生活中,但是也不能拿教育來開玩笑。
大學時期我讀的是歷史系(不過不專精啦,尤其是民末清初那一段,簡直是要了我的命),有一個觀念我很清楚,歷史的淵源,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改變的,現今的政府卻想抹滅國民黨執政時期的歷史,只是這段歷史真的發生過,真的那麼容易就消失嗎?難道現在的學生,讀了教育部編的教科書,就會反對統一嗎?跳過這段歷史,大家就比較會愛國嗎?重點是把歷史改成今天的一綱一本,我想唸起來應該更痛苦吧。
一個教歷史、寫歷史的人,應該具備的史觀、史德,要比一般人更加清楚,今天所寫的書,會影響後代,所以應該更加謹慎,實在不應該將政治因素介入教育,混淆歷史真相。


高中歷史教科書編審 政治力強烈介入

更新日期:2007/01/29 04:09 記者: 王超群/台北報導

《本國史》變《中國史》,台灣大學歷史系主任吳展良指出,高中歷史教科書編審過程,政治力強烈介入審書,並且只准一種聲音,編寫出「一綱一本意識形態」的歷史教科書,否則就技術性杯葛,讓書商無法出版或強迫修改;這根本是國家機器控制,學者應該強烈抗議才對。多位歷史學者也表示對教育部做法「無法認同」。

吳展良認為,政治力量強制介入,讓學術編寫教科書只能用一種口吻;例如「日治」和「日據」,他所主導的教科書版本中,原先是兩詞並陳,但審查委員中意識形態極強者,迫使他們一定要改為「日治」。他堅持不改,「被整得很慘」,最後教育部自動替他們改,不過該版本也從最早送審,最後落得錯過高中選書時程,完全是技術性封殺。

教部強迫改 或技術性封殺

吳展良表示,「審查的人都是意識形態很強的人」,口徑一致,讓日本統治、日本殖民統治、日本占據等字詞完全混淆專業判斷,甚至出現許多令人啼笑皆非的非專業審查意見,「根本就是一綱一本,意識形態的一本」,讓他和編書小組對編寫中國史意興闌珊。

多位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也感到不以為然。一位參與編寫《台灣史》的台大歷史教授指出,九五高中新課程教科書審查小組如果以政治立場審書,是讓台灣學術環境更劣化的行徑,他不能接受審查委員戴著有色眼鏡審書。

這位教授表示,教科書的問題「太難、太複雜」,歷史教科書的問題不在「綱」,即使他不能理解高一歷史由《台灣史》教起的邏輯,但也不是不能接受。令人痛心的是,武昌起「事」或不用「日據」只能用「日治」等,都是枝節,世界各國已很少因一、兩個名詞而不讓教科書問世,「現在教科書面臨不可思議的審查」。

思想箝制 課本皆妥協產物

這位教授說,歷史課本都是妥協的產物,嚴重的是審查過程,「根本是思想箝制」,審查者怎可用自己的政治立場審教科書!

另一位同樣不具名的台大歷史教授說,關鍵核心有兩大問題,一是不該讓政治力介入,要求教科書編寫者該如何編書,其次是此舉對教學的干擾,讓台灣史和中國史都是一冊教完,是令人吃驚的失衡。

這位教授說,台灣史只有四分之一談西、荷、清,也就是古代台灣,四分之一談戰前日治台灣,二分之一談戰後台灣,「淡化淵源部分」。中國史部分則有高中教師強烈反彈,「根本教不完嘛!」

第三位也不願具名的台大歷史系教授表示,很多史書都結合編寫者自身的政治態度,然而有些將史實和作者的史觀做區隔,有些是有大量強烈的個人史觀,掩蓋史實本身。他不能認同歷史課本以政治立場編寫。

全站熱搜

tuilp1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